目前日期文章:200606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又到了春雪初融的日子,在晴朗的陽光照耀下,山裡顯得水氣迷濛,路上泥濘,特別難走。王雪雁與葉鵠這種住在山裡的人,都會盡量避免在這時節下山,而山下的人本不常上山來,這時更不會入山。但還是有人出現了,不知從那冒出來,站在正劈著材的葉鵠前面。

葉鵠見到來人,樸素黑衣,一如往昔,略感吃驚。

葉鵠笑道:「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

春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林地上的花開了又謝,樹梢上的雪積了又融,夏去冬來,幾番寒暑,葉鵠平靜地在長白山裡生活,整個人看起來沉穩許多,也成熟許多。

經過兩年來不間斷地練習,鶴王傳授給他的劍法,葉鵠自信已學了十成十。在攪盡腦汁,苦思良久之後,他決定叫這套劍法做「鶴王劍」,因為這套劍法是鶴王教給他的,跟什麼丹頂鶴或是仙鶴都無關,只是鶴王這隻丹頂鶴獨自擁有並傳授給他,因此要以鶴王的名字來命名,縱使「鶴王」這個名字也是葉鵠自己替他取的。

這天,葉鵠將昨天獵得的一些野味綑好,準備拿到山下去賣。雖然他已重新練武,功力與以前相較沒有十成也有九成,又可算是個武人,但葉鵠並不想像以前一樣,隨時將長劍帶在身上。那是一種象徵,代表自己是個江湖人。但這個身份,葉鵠早已在三年前便丟棄在洛陽了,所以他出門時頂多帶柄斧頭,表示自己只是個尋常的獵人。

春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事情過後幾天,紅星的傷勢已完全好了,又是一隻生龍活虎般的丹頂鶴,在鶴王的陪同下,飛回沼澤去了。冬季已經來臨,王雪雁開始努力採集藥草,砍伐了大量的木柴,儲存乾糧,縫製棉襖,準備過冬。山裡的日子一如以往,過得非常平靜,除了葉鵠以外。

        葉鵠外表上看起來,就跟一年前抱病在床時一樣,面無表情,好似了無生意,但其實心裡波濤洶湧,可說是熱情澎湃。縱使事情已過去了,身體的傷也好了,但他腦子裡就是會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天的事:李星羽招式的變換、右手酸麻的無力感、離自己不到一呎的劍尖上的光芒、裴鴻臉上怨恨失望的表情……,葉鵠一點點小小的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。然後,那股悔恨、不甘、悲憤的心情又再度湧起,充斥在葉鵠整個身體裡。

        山裡的天氣越來越冷,葉鵠一點也沒想到冬天來時,居住在風雪之中的他要怎麼辦,除了上山狩獵一些野獸,獲取生活基本須求外,葉鵠一整天幾乎都抱著他那柄劍,坐在鶴王的沼澤裡發呆,想要跟之前一樣,再次尋回心靈的平靜。

春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因為王雪雁的房子較大,設備也比葉鵠那勉強可以住人的自製屋好多了,所以丹頂鶴便由王雪雁收留,此外,也因為王雪雁有許多的草藥,可以盡情供應給丹頂鶴做為治療之用,不過因為受傷的畢竟是種很少與人接觸的禽鳥,在用藥上面,王雪雁著實不知如何下手,丹頂鶴的傷好得也甚是緩慢。倒是身為人類的葉鵠,在給山下的沈大夫看過,擦了王雪雁自己調配的膏藥後,他的傷不到一個禮拜便好的差不多了。

捨身自東北虎口下救了丹頂鶴後,鶴王對葉鵠的態度轉變了不少。以前鶴王看到葉鵠來沼澤時,只是像一般人點頭致意那樣看他一眼,並不會特地去找他。但現在,每天早晨當葉鵠起床後,鶴王便會來到葉鵠的家門外,等葉鵠準備好了,鶴王便會陪著葉鵠慢步走向王雪雁的家,探望那隻養病中的丹頂鶴。

一人一鶴在這十數日間的步行中,漸漸培養出感情來。由於之前已向鶴王吐露出許多自己的心事,令葉鵠覺得自己與鶴王就像是好友般,因此老是忍不住向鶴王講許多話。在旁人眼中看來,葉鵠的行為或許很蠢,但葉鵠並不再乎,重要的是有個偶爾會回應他的人()可以聽他講心事,就算說出來的是一些卑鄙低俗,或是芝麻綠豆般的小事,也不會遭到鄙視的回應,這樣葉鵠就很高興了。

春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