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彭城夜宿燕子樓,夢盼盼,因做此詞

明月如霜,好風如水,清景無限。曲港跳魚,圓荷瀉露,寂寞無人見。紞如三鼓,鏗然一葉,黯黯夢雲驚斷。夜茫茫,重尋無處,覺來小園行遍。 天涯倦客,山中歸路,忘斷故園心眼。燕子樓空,佳人何在,空鎖樓中燕。古今如夢,何曾夢覺,但有舊歡新怨。異時對,黃樓夜景,為余浩歎。

選自/東坡樂府編年箋注
作者/蘇軾



       月兒掛在東山之上,銀色的流光灑遍樹梢間的空隙,為夜行者帶來一點照明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氣息,在山林間奔馳,想要甩掉身後追溯而來的敵人。方才被敵方數十人圍住,用盡了自己每一分真氣擊退所有人,才得已脫困,如今又死命運氣狂奔,燕點星體內的真氣已告用罄,在不尋個地方休息,只怕自己會力竭而亡。

      體內內勁一滯,燕點星腳下一個踉蹌,不由得停下來。努力大口吸氣的同時,燕點星發現樹梢上露出一角黑瓦屋簷,心中一喜,整頓氣息後便往那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  林中聳立著的竟是一座廢棄的莊園,看其建築樣式,應是多年以前一大戶人家的住處,不知發生了何事,已無人居住並廢棄了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小心不露行跡,翻牆而入,走進園西的一座小樓的二樓,依著欄杆隱住自己身形,小心地向外頭窺伺。

      寒白的月色照在園裡園外,從河上吹來的風帶著似水涼意。此座莊園位在河港外的山坡上,視野極佳,放遠望去皆是一片清麗河景。園外可見河港裡的漁船星火點點,園內池塘上的荷花已過了時節,只有一兩滴水珠在荷葉上團團轉轉。最重要的是不管園裡園外都沒有其他人的身影,這天地間似乎只剩下燕點星一人,在樓上流汗著、喘氣著、安心著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不知道敵人會不會發現這座樓,會不會再度追過來,他必須抓緊時間,趕緊恢復一些體力,才好應付敵人。身死事小,但懷裡藏著的信物被奪走事大。這次那些人花了極大的心思設好了這樣一個嚴密的局,即使以閣主的天縱英才也無力迴天,只能派出閣內眾多好手,伺機搶下信物及沈氏遺孤,閣主下了嚴令一定要保護好的信物絕對不能被那些人拿走,只不知另一組派去保護遺孤的人結果如何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盤腿坐在地上,閉眼行功,腦子裡不由自主地想起這些事。但漸漸地,心神遁入混沌之中,雜思漸消,內息在體內各大脈中行走,耗損的真氣也逐漸充盈起來,身體上的疲勞與痠痛慢慢地撫平了。

      彷彿間,燕點星看到眼前有一隻小燕子上上下下地飛舞著,繞著一個又一個圓形的軌跡,一下東,一下西的。燕點星對這隻燕子有莫名的親切感,不由自主地追著燕子跑;燕子往上飛到樹梢,燕點星就跳到樹梢上;燕子飛掠過茶花叢,燕點星也平身翻越茶花叢;燕子輕點在荷花池裡,燕點星也飄飄然踩在荷花葉上。一人一燕你追我跑,玩的不亦樂乎。突然,在萬籟俱寂中,燕點星聽見自己的心跳聲,「碰、碰、碰」三響,有若軍鼓響徹天地之音,震得他心頭俱裂,耳鳴不已。但隨即一切恢復平靜,只有身旁樹枝上的秋紅落葉,輕飄飄地落在地上,像是用雞蛋撞擊石頭,發出鏗然碎裂的聲音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倏地張開眼,只見自己竟身處小樓外的庭園內,滿身大汗,瞪著前方黑漆抹烏的園景。記不清自己原本是在小樓上靜坐運氣,如今怎麼會站在樓外汗濕衣襟,燕點星只記得方才見到的燕子,茶花,荷池,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覺間走遍了這座莊園的每一角。燕點星心下迷惑,卻更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氣力全部恢復,內力也回到原本的狀態,身體感覺輕盈如燕,功力似乎更上一層。



      燕點星修習的內功法門是家傳絕學,由他爺爺燕展翅所創,取名「莊周」。取這名字並不是他家與莊子有什麼關係,只是據說燕展翅領悟這套心法時,正夢到自己化身為醜蝶,追在一隻彩蝶的身後,追呀追的,自己卻漸漸變成前頭那一隻眩目美麗的蝴蝶,遨遊瓊宇內外,無所不在。醒來後,燕展翅神功大成,因自己體悟心法的經過,似乎是陷入莊周夢蝶的情境,本想取名為「蝶夢」,但燕展翅覺得這名字太娘,便改為「莊周」。此後,燕展翅離開其建居的燕子樓,闖盪江湖,成為一方名士,遇見秦淮河上的美女,生下他爸爸燕宇翔。只可惜燕宇翔悟性不高,「莊周」大法沒能學好,最後傳到他身上也只學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  如今,自己在行功念氣時突然打破關節,修練完成真正的「莊周」大法,燕點星覺得既欣喜又迷惘,這些年來他每天都依同樣的口訣方法修練,最後這一關卻始終無法突破,今天行功時也沒啥不一樣,為什麼突然成功了?為什麼是在他正處於危急之時?為什麼是在這裡?

      燕點星走回小樓前,仔細看了小樓的門欄,並沒有任何匾額。他走到二樓方才坐著練功的地方,這才發現廳內一角擺著一個拆下的匾額,寫著飛揚跋扈的「燕子展翅,人去空樓」八字,正是他自父親嘴裡聽過數十遍爺爺那特立古怪的樓牌。這裡,正是當年他爺爺領悟莊周大法的地方,在經過幾十年無人看顧,逐漸荒廢的日子後,他,燕家唯一的子孫終於回來了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閉上了眼,讓剛回復的內力在經脈內運行數十周天,熟悉才剛拓展的經脈,並穩定一下自己的心神。

      今晚發生的一切實在太巧了,巧得不像真的,世事怎會如此巧合,讓他在正須要內力的時後神功大成,又讓他在神功大成之後發現爺爺的故居?爺爺曾在夢中發覺自己是蝴蝶,方才他也覺得自己就是燕子,祖孫兩一個追蝶,一個逐燕,兩人都在作夢,或其實是像莊子說的,夢裡的自己才是真實,現實的自己其實是夢?如果現實的自己是夢,那何時才會夢醒?

      燕點星張開眼,看見遠處山林間有人影閃動。

      「前方有樓,進去搜!」

      燕點星略感驚訝,神功大成的自己竟連這麼遠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。想當初爺爺練成莊周大法的時後,應是滿心歡喜,豪情壯志的要去闖盪江湖,而自己神功初成,卻有一堆實力高強的賊人要應付。但自己已不是數個時辰前的那個人了,如今的燕點星,或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  燕點星伸手探入懷中,確認那信物還在身上,然後重新梳髮束起,整理了一下衣衫,下樓後悄悄往後方飛掠而去。燕點星下了決心,今天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將閣主交代的事辦好,不論事後自己是死是活,想閣內黃樓之上,閣主臨夜遙想,也會為自己今晚的經歷與行動讚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春花 的頭像
春花

春花閣

春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